首页  质量监控
老百姓不认可是职教发展大忌
04-23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示范办
信息来源:中国教育报

■陈宝泉

据4月16日新华网报道,原人大校长纪宝成掌门中国职业教育学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的一番讲话激起千层浪:“说职教重要的人的孩子一般都没有上职业院校。”职业技术教育发展这个矛盾纠结的老话题真是仁智相见。“穷人的孩子读职教”所言不谬,直接映衬职教的弱势。但问题的根子在哪?社会多数成员都不认同学技术、从基层干起的发展之路。官员占有的资源多,牵扯到特权吸引眼球。而社会深陷盲目追求高学历的泥沼不能自拔,其社会、历史的渊源很深,解决之道是找出症结釜底抽薪。

社会上鄙薄职业技术教育,不尊重劳动者的偏向有“学而优则仕”、“唯有读书高”等传统观念的影响,近现代社会的剧烈震荡、主流意识的巨大翻覆也造成了公众的迷茫。“文革”前,领导干部的子女读中专甚至务工务农有彼时的背景,其中有社会公平的因素,更有高学历并非晋升的资本,甚至是“负资本”这些原因。更何况那时中专也是培养干部的,毕业后即转为城市户口,吃皇粮。

有人说,我们的社会前三十年鄙薄脑力劳动,歧视知识分子,排斥教育文化,后三十年大反弹,过分迷信高学历,不断拉大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距,不尊重劳动与劳动者。这话有些偏颇但并非没有道理。当下,高考有多少人考入名校、上了本科线都作为官员的教育政绩,一些无责任感的媒体盲目鼓噪贫困家庭父母收废品供出仨博士俩硕士,都在放大这种迷失。实际上,农村、贫困地区多几个考入名校一去不复返的尖子生对本地发展有多大意义?炫耀寒门出几个研究生,且不提计划生育仍是基本国策,作为子女只顾自己没完没了读书,不想早点工作帮父母一把,实在违背普世价值观。尽快脱贫致富的大目标带出了人们心中膨胀的欲望,草根要一夜成名,穷人渴望迅速改变命运,想走捷径大富大贵。不久前有人质疑名校为什么农村的贫困生越来越少,一位知名农业大学的招办主任解释说,农大当然愿意多招收农村考生,但是越是农村考生越不愿意报农大,多数人的志愿不是管理就是金融,通常只有考分很低的农村考生才填报农大。

就现实情况而言,因种种情况考分不高,接受职业教育,走业务、技术之路发展,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笔者一位朋友谈起自己农村亲戚的两个子侄,一个上了二本大学,找不到专业对口、条件相当的工作,在城里漂了好几年。另一个上高职学数控机床,毕业即进了相邻城市企业成为技术骨干,工资高出前者一倍。读书时免费,工作早四年,本人、家里都觉得很实惠。

解决职业教育发展动力要做的还很多。首先要从国家制度层面落实。《职业教育法》的修订要加快进度。职业资格制度要加快推进建设,认真执行。企业承担的责任也要用制度规范。更重要的是推进社会公平尤其是分配公平,做到崇尚劳动、尊重劳动者。至于理顺职称制度,畅通学历通道,目标还是激励学技术的毕业生在企业踏踏实实地干,作出有创造性的贡献,有追求、有所得、有尊重,并非是引导职教毕业生去当工程师,去做领导。